The Code in Chinese

classic Classic list List threaded Threaded
1 message Options
Reply | Threaded
Open this post in threaded view
|

The Code in Chinese

unidentified
CODE
无疑只有在创造出文明之后人类才能到达其能力的巅峰,而作为高安救世主,我正是创造文明的领袖。高安矿工们或许会说他们只是为了冰和矿藏而来,但我会赐给他们以他们真正所需之物——目标、尊严、组织、命令、指引与领导。他们问我“解救”他们于何人——我解救他们于他们自己。
没有规则,自由就毫无意义。通过在星系间执行法令,我将矿工从他们自己的劣根性中解放。由此矿工们能蜕变成更优秀的人民——有资格加入EVE新社会的人们。我并非坚信着高安新秩序与CODE之正义的理想主义者,这并非是我的理想,而是我的事业
以下是新Halaima管制条例的纲要,新秩序领土上的一切矿工都必须服从。纲要的一部分取自我原先在EVE论坛上的宣告Halaima之新领主之贴。该贴贴于2012年六月,但其原则是不会过时的。万一其过时了,我将作出修订。

新Halaima管制条例
虽然谋利乃是我开展这新的事业的主要动力,但我坚信一个公会也应为了玩家社区全体谋福祉。我认为只有善事才能有善终。我发现在EULA中已经存在对玩家们的管制了,但在我与高安矿工们的遭遇中,我经常希望矿工们能够拥有更多的才干。在我看来,如果用一个新的标准来要求他们,他们就能成为更优秀的EVE玩家(以及更优秀的人)。而新Halaima管制条例就提供了这样一个标准。
考虑到我无法持久地冲撞矿工。由于许多矿工都不购买许可,我往往会有不止一个可以冲撞的目标。那么我应该优先冲撞哪个?CODE给出了答案——那些持续违反CODE的人将成为首选目标。以及,为了让新秩序下的社区符合我的期望,已经购买了许可但违反了CODE的矿工将会被收回其许可。
新Halaima管制条例的出台是民主程序的成果,它由社区全员书写。作为Halaima的最高保护者和高安救世主,我代表社区全体,并作为起草CODE的代理。CODE同样也是一种社会契约,意味着所有进入新秩序领土的人都必须遵守它。
CODE是有生命的文件,所以不可能完全罗列出其所有规则。但这里会给出一些例子,以帮助人们理解其精神。
—采矿许可可以以每个人物一千万的价格购买,有效期为一年或直到被收回为止。
—矿工不仅应奋力反对脚本,还应反对脚本的存在。
—使用脚本的想法是不被允许的。
—不允许AFK采矿。所有矿工随时都应在电脑面前,并且要在被最高保护者或其特派员呼唤时作出回应。
—新秩序领土是自杀袭击者可以安居的地方。矿工们应该放下偏见,尊重他们。
—如果被自杀袭击摧毁了,矿工们应该祝贺袭击者。一般的做法是在地方频道发“战得漂亮”或“gf”。
—不允许过度开采。矿工们不应该陷入全天采矿的日常。我希望我的星系里是些健全的人,而不是只会采冰的机器。
—保持地方频道的干净。矿工们在地方频道应保持谦卑,杜绝使用污言秽语。
—尊重人们选举出的官员。作为高安救世主,我代表人民将我自己选举为最高保护者。矿工们应当尊重人民的意愿。
—高安新秩序持续将Mittani视作CSM的合法首席。这是新秩序领土上的原则。
—不允许歧视少数人。为了明确概念,这并非指任何声称自己为少数的群体,而仅指那些离散的、孤立的少数人,具体是指自杀袭击者、Goon和其他反对高安采矿的人。
—如果一个矿工不想购买许可,他仍然可以获得一天的缓释,如果他能答对最高保护者的三个问题的话。
—红钢笔。在我的桌上有一叠纸,在我的抽屉里有一支红钢笔。如果一个矿工有过一次严重冒犯或者多次冒犯,他的名字就会被红钢笔写到纸上。如果你的名字被用红钢笔写下,你购买许可的价格将会变为三千万,而且你将成为被冲撞的首选目标。

一些实例
在经年的忽视与污蔑之后,高安矿工经常会泯灭人性。大部分EVE玩家将他们视为可憎的毒瘤。作为高安救世主,我发现自己偶尔还有对矿工们出示仁慈的力量。比如,即使一个矿工在地方频道里对我恶语相加,我也不会还嘴。为什么呢?试着换位思考一下。我把他撞出了开采距离,毁了他的采矿行动。我抹去了他最后一丝尊严,如果那还存在的话。那个矿工会想要报复——他们这种人总是这样。所以如果我让他在地方频道里咒骂我能够让他的妻子或孩子少挨一顿打的话,我将很甘愿承受。那个矿工一定会报复某人,而我宁愿那是我而非一些无辜的孩子。
此时,我对他的仁慈将表现为一些简单易懂的例子,他将能以此来遵守新Halaima管理条例。Goofus代表普通的高安矿工,而Gallant代表我所希望塑造的,蜕变过的高安矿工。

Goofus被自杀袭击摧毁时在地方频道咒怨;Gallant感谢袭击者为自己上了一课。
Goofus宣称自己是一个残疾的老兵,或是一个单身母亲,或采矿十分悠闲;Gallant承认自己没有正当原因在高安采矿。
Goofus为自己AFK找寻借口;Gallant一直留意着游戏窗口。
Goofus被冲撞出开采距离后在地方频道倾斜污言秽语;Gallent毫不迟疑地向Halaima的最高保护者缴纳一千万。
Goofus一整天都在采矿以囤积ISK;Gallant只开采自己所需的冰。
Goofus乞求CCP增加hulk的EHP;Gallant给自己的船加上防护装备来提升EHP。
Goofus一直抱怨袭击者的存在;Gallant尊重所有玩家。
Goofus吹嘘自己在零零有着重要的小号;Gallent承认自己处于EVE猎杀链的底层。
请不要作Goofus。

新秩序FAQ
不像那些总是用伪善与谎言掩盖自己一切所为的乖乖熊,我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我总是袒露自己的意图。高安许多正直的居民将我的领导风格形容为“严格,但是公正”。以我的经验来看,大部分矿工完全不理解EVE,总是问我为什么要把他们撞出开采距离。为了公平与方便,我为新秩序领土上的一切矿工,以及我的事业可能的投资者,提供这份FAQ。

Q:你不能撞我!这是骚扰并且违反了EULA!
经常有人误认为在高安冲撞其他玩家就一定是骚扰。由于无法集中地公开阅读规则,EVE玩家往往被留言与来源不明的百科所误导。而我,则直接联系那些制定EULA的人以确保我的事业是完全合理的。
就此事而言,我冲撞矿工并非随机的骚扰,而是一门事业,一门生意。我算过账,因而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是有利可图的。在宣告之前,我收集过我在Arvasaras期间的游戏记录、聊天记录,钱包账簿、交易、邮件的截图以及其他资料。在我在那里短暂的冲撞行动期间,我累积取得了超过一亿的可证实的利润。这些利润不仅来自于勒索,还来自于卖装备的所得——那些不满的矿工试图阻止我却使自己被摧毁时所掉落的装备。冲撞并不需要弹药,因而我唯一的花费就是一个价值9000isk的保险箱(用来警示矿工用的),我出去猎杀orca时忘了回收它。我也保有与GM聊及此事的记录与截图,以供我自己或是他们引用。

Q:你是哪根葱?任何人都可以宣称自己拥有一个星系,我还宣称自己拥有EVE里的一切呢!
我乃高安救世主James 315。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但我承认自己有许多英雄事迹,并接受他人将我视作英雄。
确实任何人都可以宣称自己掌控着任何东西。在EVE之外,如果一个政府能持续派出武装分子去杀死或囚禁他人,它就会被认为是合法的。一切法律都要立足在这份力量之上。这里并不需要深奥的哲学:当一个矿工被撞出开采距离后,他就不能继续开采了,他甚至无法获得他之前在开采距离内开采器收集的矿藏。因而,只要我想,我随时就能阻止他人开采。既然矿工想要采冰,而我能决定他们是否能够采冰,我就掌控着他们。就是这么简单。

Q:我在[新秩序星系]中采冰。领导者的更换对我有何影响?
你无需害怕任何事。高安新秩序来到你的星系并不会带来太多的变化。如果你付给我一千万,你就能如常采冰。如果你不愿付钱,你可能会遭遇一些困难。以及,所有矿工都需要遵守一些基本的规则以保持社区的活力。

Q:哈哈!我正在采着冰呢,你阻止不了我!
作为最高保护者,有些人会希望我随时去惩治一切规则的破坏者。那是一种误解。我会按照我的喜好来选择时间与地点去冲撞我所选择的目标,当然那不会是购买过许可的矿工。你的采矿行动完全由我控制。如果我想要阻止你采矿,我就会做到;如果我不想,我就不会去做。

Q:你为什么在NPC公会里?你是在担心被宣战吗?
恰恰相反,我绝对无敌并无可畏惧。我不需要公会成员为我而战,我也不需要躲藏在公会的屏障之后。我可以随时与任何人开战。而创立公会需要花费一百多万isk,那将减少我的收益。

Q:如果你真的无敌,那就到[低安星系]来见我,我们一对一打一场。
我很乐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任何人决斗。不管你驾驶着什么船,胜利都将属于我。当然,除非对手值得我一战,否则那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为了证明你的价值,你必须通过以下三个考验之一:
英勇之考验:向我证明你不畏死亡,通过将一艘昂贵的船葬送给Concord,以一种高贵而真诚的方式。
智慧之考验:正确回答最高保护者的三个问题。每个问题都必须在20秒内作答。这三个问题对每个矿工都是不同的,且每天都会变化。注意申请24小时采矿安全期与申请智慧之考验是两个独立的行为。
坚韧之考验:长期体验一下最高保护者的工作,成为一名矿工冲撞者。你必须在一段无限的时间内去持续冲撞矿工。